當前位置:主頁 > 眼部整形 > 祛眼袋 > 三平一顯 >
「三平一顯」

求助:誰來保護我們農民的合法權益

發布時間:2019-06-14 05:17 來源:北美安 編輯:admin

  我們系廣西貴港市平南縣平南鎮盆塘村木七隊村民,因2004年7月平南縣國土資源局征用我們的土地,用以興建平南月亮彎城市花園高級別墅小區后,使我們失去了賴以為生的土地,至今快要3年了,一直得不到合理的補償和安置,更可怕的是在征地雙方都沒有協議好價格和地面作物合理補償的情況下,我們暫時拒簽征地協議,時任平南縣委書記莫亦翔就以借“妨礙公務”等無中生有的罪名,動用縣公安局的民警抓捕我們10多個群眾入獄,讓我們償盡牢獄之苦。我們村民感到十分委屈,具體事實如下:

  (1)2004年7月的一個晚上,環城鎮書記巫世源帶領征地小組到木盆村紹集木七隊和木八隊農民開會。會上說平南縣國土資源局要征用木七隊和木八隊坐落在月亮灣的耕地194畝,當時沒有說出征地用途,也沒有公示征地批文,只說征地的價格:水田是28886元/畝,旱地是20900元/畝,地上附著物按自治區批復的計算,具體價格沒有說。巫書記讀完他帶來的材料,我們群眾還沒有發表意見,巫書記便帶他的工作組離去,不給農民發表意見的機會。

  (2)第二次會議。由縣委辦公室主任胡可雙主持,農民記得最清楚的會議內容是:“今次征地勢在必得,犁不著你就算耙也要耙著你。”政府工作人員說的話意義深遠,說完即帶隊離開會場,同樣不給農民發表意見的機會。

  (3)2005年1月14日夜,平南縣環城鎮政府再次紹集木七隊和木八隊農民開會,會議中說:明天開始丈量土地,土地價格不變,也沒有其它安置,地上的柿子樹按7—20元/棵(大部分柿子樹種了5年多已收獲)其它的另算,由于還沒有議好價格,也沒有簽征地協議。當時群眾意見非常大,有的群眾提出建議,要求先議好價格,簽征地協議后再丈量土地,征地工作組成員沒有采納,會上江桂才提出建議說:我們作為農民,對國家征地的法律法規認識不多,為了大家得到最合理的補償和安置,我們可以集體授權委托律師代辦征地手續。為了能夠達到低價強搶農民耕地的目的,環城鎮鎮長蒙愛杏,鎮干部盧其妙、甘顯平,平南鎮烏江村支書何清泉等4人便聯合作假證,誣陷江桂才于2005年元月9日9時多在木盆橋上帶頭呼喊“打倒”,并且有3人跟著呼叫。2005年1月15日零晨1時10分,也就是江桂才提議村民集體授權委托律師代辦征地手續的當晚,環城派出所便以“涉嫌煽動擾亂社會秩序”為由,打擊報復被征地農民,抓江桂才去坐牢。江桂才只是提出一個對維護農民合法權益的提議,即遭到如此的打擊報復,其他農民被嚇得乖乖就范,再也不敢提出先簽合同后量地的合理要求,更不敢提出安置的要求。

  (4)2005年2月6日平南縣法院發出強制執行通知書,限令木七隊90多位農民在2005年2月16日前交出土地15.365畝。(木七隊和木八隊農民在月亮灣的人均耕地4.5分,90多位社員的耕地應為40多畝,現在縣政府征地部門說我們90多位農民的耕地只有15.365畝,差異25畝多都去哪了?)。然而,不管村民代表提出的異議。2005年3月2日平南縣政府出動公安干警、法官、政府工作人員以及治安聯防隊員等兩百多人,全面封鎖所有路口,然后動用幾十臺推土機、勾機,當眾推毀農民耕地上的附著物,強行征占了木七隊的耕地。

  (5)2005年3月9日,開發商派車來拉屬于木七隊耕地里的泥土,群眾出面制止開發商施工,群眾要求政府征地部門先把征地的事情處理清楚,妥善安置失地農民后再施工。上午10時左右,平南縣公安局環城派出所以“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的罪名,抓走我木七隊村民江世林等7人,在沒有任何《拘留通知書》的情況下將江世林扣留至2005年4月18日,再由盆塘村干部張以明送來一張以盆塘村名譽開的刑拘遺失通知書和2005年4月16日平南縣公安局對江世林以“妨害公務罪”進行逮捕的《逮捕通知書》,江世林與其他6人同是制止開發商施工,要求政府部門妥善安置失地農民的人,平南縣公安卻由“阻礙國家工作人員依法執行職務罪”變為“妨害公務罪”對江世林進行刑拘,并非法關押長達6個月零20天。

  (6)2005年3月12日晚12點左右,環城鎮副鎮長覃勇帶領環城鎮派出所干警20多人包圍江永中家,干警翻墻而入把江永中家的大門鎖砸爛,然后從二樓的窗口爬入江永中家,要抓走江永中,江永中發現后跑上二樓頂站在樓頂最邊沿處以跳樓自殺來抵抗他們的違法抓捕。當時江永中說:你們政府部門征用農民土地,補償不合理,又不安置我們失地農民,我只是沒簽征地合同,你們就要抓我去坐牢,我寧可跳樓死也不會給你們抓去坐牢,疆持半小時后干警撤離。

  (7)2005年5月10日中午1點左右,環城鎮派出所副所長羅陸堅帶領干警把我村村民江桂才(在藤縣太平鎮做生意)抓回平南,在沒有任何筆錄的情況下,當日下午即被關進平南縣看守所,并以“妨礙公務”罪名關押了4個月零20天。

  (8)2007年3月27日,在(榮升)貴港市政法委書記莫亦翔“關照”下,平南縣第二次出動公安干警,政府干部、治安聯防隊員等兩百多人,使用勾機、推土機、拉土車等幾十臺,對木七隊的耕地全面摧毀,由于平南縣政府對失地農民還沒有作出合理補償和妥善安置,當天我隊有部分農民坐在自己的耕地里,公安干警不由分說抓走我隊農民江世林、江世義、江永中等14人。其中江世義和江永中是在村里被抓的,平南縣公安局給14位農民強加的罪名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進行刑事拘留、逮捕,3月28日政府工作人員到村里要挾木七隊的部分農民簽征地合同等手續,政府工作人員說:“若你們木七隊農民不把征地合同等手續簽完的話將有人被判刑。”因此,至今還有兩位農民被關在監獄里。

  (9)無論在大會小會都貼出公告,平南縣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都說:經測量木七隊和木八隊共有194畝耕地在月亮灣里。據2006年5月26日平南鎮鎮余丕清在鎮會議室對兩隊村民的公布,現兩隊所得的田畝數分別為:木七隊54.211畝(包括被強征未丈量的10.4畝,前面法院說被強征未丈量土地的農戶有15.365畝,怎么到鎮里又被吃掉5畝耕地,被強征的農戶共有90多人,在月亮灣里的人均耕地4.5分,木七隊被強征農戶在月亮灣里的耕地應有40多畝,現在鎮長說只有10.4畝,缺少30多畝)木八隊75.155畝,現兩隊共得土地129.366畝,短少64.634畝。

  (10)2006年,中紀委根據群眾信訪反映,批轉廣西壯族自治區紀委,要求貴港市紀委對平南縣月亮灣城市花園高級別墅小區項目用地進行調查。2007年3月8日,貴港市紀委在平南縣平南鎮會議室宣讀調查材料,參加會議的有貴港市紀委調查組,平南縣政府、平南鎮政府、平南縣公安局、環城派出所、平南縣土地儲備中心、月亮灣開發區等單位的領導及木七隊農民6人,共有幾十人參加會議,以下是貴港市紀委調查組領導楊富華宣讀的部分材料和農民對調查結果的質問:

  一、調查材料中說:平南縣月亮灣城市花園項目共有2004年的31號、76號、77號、318號及2005年的390號等5個批文,平南縣政府部門沒有少批多征,也沒有化整為零,沒有存在違法行為。

  村民疑問:(1)平南縣政府于2004年冬一次性征完所有月亮灣高級別墅小區用地,至今卻沒有公示任何批文和怎樣安置失地農民,平南縣政府是不是違犯了《征用土地公告辦法》的第5條和第8條。

  (3)2004年征地,有一個批文卻是2005年的,平南縣政府是不是未批先征。

  (4)平南縣政府征用了農民的土地卻沒有妥善安置失地農民,平南縣政府是不是違犯了《國務院關于深化改革嚴格土地管理的決定》。

  (5)據桂政土地批函[2004]76號批準征用二環路以北烏江灣以內的集體土地29公頃左右,現在卻征了80萬平方米,那不是少批多征嗎?

  二、調查材料中說:江桂才、江世林兩農民被長期關禁是他們“妨害公務”所致。

  村民疑問:兩位農民不是“妨害公務”。他們只是提出要求,征用農民的耕地補償要合理一點,征了農民的耕地要妥善安置失地農民。就這樣農民卻遭到“官方”的多次打擊報復,他們利用手中的權力強加罪名到農民身上,抓農民抓坐牢,強壓農民低價出讓集體土地。

  三、調查材料中說:征用月亮灣的土地價格每畝20900元,已是全市最高的,農民種植了5年的果樹已桂果補償7~20元/棵也是合理的。

  村民疑問:農民種植的是果樹,是高經濟農作物。每畝年產植在兩千元以上,現在政府每畝的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只給20900元/畝,果樹只給7~20元/棵的價格到底是怎樣算出來的?這也叫合理補償嗎?

  總之,土地是我們農民維持生活的根源,木七隊農民原人均耕地只有7分多,現在被政府部門征用了人均4.5分,剩下的土地已不多,政府又不安置失地農民,農民日后的生活將如何解決呢?我們深信,上級領導一定會保護受害農民的合法權益,使我們村民所蒙之冤得以昭雪。

  按照中國《土地管理法》的規定:“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權不得出讓、轉讓或者出租用于非農業建設”,“任何單位和個人進行建設需要使用土地的,都必須依法申請使用國有土地。但本集體經濟組織成員使用本集體經濟組織的土地辦企業或建住房除外。”就是說你們的農業用地的使用權,不得給別人,或者租用出去,或者拿來做不是種田的用途~如果有人要拿你們的土地來蓋房子,要通過申請,除非是你們自己要拿來蓋~

  第十三條 依法登記的土地的所有權和使用權受法律保護,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侵犯。 第十四條 農民集體所有的土地由本集體經濟組織的成員承包經營,從事種植業、林業、畜牧業、漁業生產。土地承包經營期限為三十年。發包方和承包方應當訂立承包合同,約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承包經營土地的農民有保護和按照承包合同約定的用途合理利用土地的義務。農民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受法律保護 LZ說的平南政府的征用土地的法律程序不合法 政府征地工作做到“四個必須”:必須嚴格執行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年度計劃; 必須充分征求被征地農民對補償安置的意見; 必須在征地補償安置費用足額到位后才能動工用地; 必須公開征地程序、補償安置費用標準及使用管理情況。 另外,在征地依法報批前,應將擬征地的補償標準和安置途徑告知農民,保障其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 按LZ所說平南政府這次的土地征用,根本沒有充分征求村民的意見,也尚未明確告知土地的用途。 在土地補償費沒有交付的情況下,已派出工程施工隊整理土地,并且毀壞農作物 這鞋行為侵害廣大村民的知情權、參與權和監督權。 另外,由于征地過程不太順利,村里多次威脅尚未同意征地的農民,甚至不惜動用行政權力。 請如此征地,農民合法權利何在?

王振軍主任醫師

王振軍說明,需要打開模板進行編輯。...[詳細]

三张牌扑克豪华版送彩金